好运啾

叫我啾啾即可
①不合格的狮子沼沼民(不吃鹤狮子)
②作品多以狮子王为主
③喜欢源平两家的刀和幕末的刀
也喜欢左文字一家和伊达组
以及皇室御物组
④知识储备不完全的妖怪学爱好者
⑤画风不稳定但丑是一定的

*约稿/扩列请私信*

【狮子王x小乌丸】重要的东西

    *食用前请注意*
        ①以下内容也许存在严重OOC、存在十分自我的个人理解
        ②一个超短篇,渣文不喜勿喷
        ③只是一个脑洞请各位不要太过较真,某随机开头结尾←
   
    「叹我如草木,土中终年埋。今生长已矣,花苞尚未开。」
    此处是,宇治川。
    “爷爷?”
    有孩童的声音。
    “爷爷!”
    有孩童哭泣的声音。
    “爷爷!”
    狮子王醒了,但觉得头痛得很。
   
    “你还好吗?”
    是小乌丸。
    “还好。”
    狮子王看了看小乌丸,揉着头坐了起来。
   
    “我做了一个梦。”
    狮子王呆呆地看着前方。
    “关于源赖政的吗?”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“是什么样的梦呢?”
    “是和以前一样的梦,可是我总觉得我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”
    “哦?”
    “记不明白了啊……”
    狮子王把头埋进膝盖里。
   
    “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了吗?”
    小乌丸也坐了起来,轻轻地拍了拍狮子王的后背。
   
    “有时候我会想,作为刀剑男士的我们,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……
    我们为了主人去战斗,阻止时间溯行军改变历史,也因为过度干涉历史引来检非违使。”
    “我们是为了守护历史而存在的。”
    “可是……明明知道要守护历史,还是会有想要把爷爷拯救的想法,这不是很奇怪吗……
    自从拥有了实体,我就觉得自己变得好奇怪。”
    狮子王打开了房门,看着天上的月亮,又转回身对着小乌丸。
    “我啊,最喜欢爷爷了。”
    “爷爷他啊,滑滑的,软软的,暖暖的,还懂得很多事情。正如你所说,是高龄者的阅历。”
    “我也有了实体,可是握紧自己的时候,刀柄感受不到温度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这和爷爷不一样。”
    狮子王的肩膀开始颤抖。
    小乌丸凝视着狮子王。
   
    “我啊,和爷爷完全相反呢……”
    “我不像爷爷那样那么有威严,也不像爷爷那样那么能够忍耐。”
    狮子王抓紧了衣摆。
   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每次想到爷爷就会觉得好温暖……每次战斗前都能想到爷爷英勇的姿态……”
    “上啊……赌上爷爷的名义……”
    “我这样喊……爷爷能够听得见吗……”
    “明明我只是一把刀、我们是付丧神啊……为什么总觉得胸口那么痛呢。”
    “想被爷爷夸奖,想被爷爷使用的心情即使过了千百年还是没有改变啊!”
    狮子王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地上。
   
    “是呢。”
    小乌丸站了起来,走向狮子王。
    “你啊,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    小乌丸抱着狮子王的肩膀,轻轻拍着他的背。
    “忘记了源赖政的温度呢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是啊……”
    狮子王嚎啕大哭。
    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子……我也不明白啊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没关系,你已经很努力了。源赖政会明白的。”
    小乌丸的声音很轻。
    “去睡吧,别想太多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 狮子王擦干眼泪,回到被褥中。
    小乌丸坐在门外看着月亮。
   
    “源赖政啊,确实是个武士呢。”
    “源平两家的事情,我们这些刀剑永远只是旁观者罢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狮子王,你睡着了吗?”
    小乌丸起身,回到屋里。
    屋里只有狮子王的鼾声。
    “看来是睡了呢。”
    小乌丸合上了门,也回到了自己的被褥里。
   
    “晚安,狮子王。”
    小乌丸把身子翻过,侧躺着看着狮子王。
   
    “我爱你。”
   
   

评论(3)
热度(36)

© 好运啾 | Powered by LOFTER